我們的信仰
6 + 1

當上帝的節奏成為我們的節奏之時

傑拉德.克凌貝爾

  我們生活在一個更廣大、更美好、更快捷的世界中,而且這一切仍在發展中。

  我們中的許多人都已經陷入了持續增長的幻覺中。每個月,財經市場都會密切關注就業和國民生產總值增長的關鍵數據。蘋果和三星等技術公司投資數十億美元推出創新技術,從而推動更多的銷售和增長。9月份的官方發布會展示了一款新推出的蘋果手機,吸引了數千名記者和成千上萬名在線觀眾觀看。創新創造增長,增長又推動創新。

  我們復臨信徒可能不會密切關注新科技,但我們卻同樣受試探被這持續增長的鑼鼓聲所吸引。我們經常報告新信徒人數或信徒奉獻資金的發展。我們喜愛看到救恩的好消息能傳給成千上萬人,甚至是數百萬人,並且也應該如此。持續增長是上帝的計劃嗎?

重新發現上帝的節奏

  當上帝創造完這個世界時,祂便邀請祂的受造物(包括亞當和夏娃)休息。第七日的安息日是上帝創造作為的巔峰。我們若能看到祂一說話便讓日月星辰進入其軌道正常運轉、嘴大張開、動物有了形體,並在伊甸園中漫步固然是非常好的。但是,是安息日讓這一切都聚在一起。一位忙碌的創造主停下、休息、賜福,並團契(創2:2, 3)。休息給亞當、夏娃的教訓,要比所有創造作為的總和給他們的教訓還多。懷愛倫寫道:“上帝認為安息日是人類所必需的,即使在樂園裡也是如此。他必須在七日中的一天,擺脫自己的事業和工作,為要更專心地思考上帝的作為,默想祂的權能和良善。”1

  “即使在樂園裡”是一個很令人驚訝的斷言。上帝的6+1節奏首先不是給地球上疲憊不堪、被罪惡毀損、疲倦的墮落後居民的,而是為能反映一位完美造物主的完美創造而設計的。

  上帝確認祂的節奏要滲透到祂子民生活的所有方面,包括食物的生產。以色列人出離埃及後,便得到了反映上帝獨特生活節奏的律法。利未記25:2介紹了土地要守安息的重要概念:“你們到了我所賜你們那地的時候,地就要向耶和華守安息。”土地是上帝創造的一部分,也需要安息日的休息。上帝告訴以色列人,每第七年土地都要休息——不撒種,不修剪,不施肥,不從中揀出石頭,不拔草(參閱出23:10-12)。土地會按照其自己的節奏生出土產,並且上帝能夠“給你和你的僕人、婢女、僱工人,並寄居的外人”(利25:6)提供充足的食物。在上帝百姓每日的生計上,他們要完全依賴他們的創造主和救贖主 。上帝的6+1節奏便會每週、每年讓我們想起上帝的恩典。

  管理債務型奴隸的法律以另一種方式體現了重要的6+1的生活節奏。在以色列與古代近東地區,人可以把自己或一位家庭成員賣給債主,為他服務,以償還債務。奴隸六年的工作足以還清所有債務,因此在第七年,就要釋放每位希伯來奴隸(出21:2;申15:12)。申命記甚至更進一步,並解釋了真實的6+1精神::“你任他(奴隸)自由的時候不可使他空手而去,要從你羊群、禾場、酒醡之中多多地給他;耶和華你的的上帝怎樣賜福與你,你也要照樣給他”(申15:13, 14)。聖經中的管家與時間、人、土地,甚至動物有關,通常包括在上帝面前立約之社會的觀點,並對那些需要以有形的方式看到上帝恩慈的手在他們人生中的人負責 。更廣大、更美好、更快捷與更多並不是上帝的方法。

學習6+1的節奏

  當以色列人在西奈山腳下紮營,並預備迎見上帝時,他們被告知上帝對他們的計劃包含一個崇高的宗旨: “你們要歸我作祭司的國度,為聖潔的國民”(出 19:6)。以色列社會的組織結構取決於與上帝(“祭司的國度”)的關係和他們長久(祭司的)來到祂面前。每週的安息日,每個安息年,每個禧年(之後的7x7年)都是要提醒他們這種特權和生活方式。關懷土地、他們的僕人、動物,甚至生活在他們身邊的外地人都是上帝6+1節奏的一部分。

  習慣是強有力的行為模式。一個“好習慣”(如:有規律的運動或個人早靈修)能夠長久幫助我們度健康而豐盛的人生。同樣地,一個“壞習慣”(如:在電視螢幕前浪費時間或借食用不健康的食物或睡眠過少而虐待我們的身體)通常也會導致自我毀滅的行為。習慣是強有力的框架。

  上帝全面的6+1節奏(包括安息日,但涉及到我們生活的更多方面)給上帝一個機會,重新規劃我們被罪惡毀損的心靈,使我們不關注我們自己和我們自私的本性。它真的是一個形成習慣的節奏,與我們周圍所聽到的更大、更好、更快與更多的老話相反。

  我們停止,我們休息,我們團契,然後我們就會成為我們周圍人的祝福。



1 懷愛倫,《先祖與先知》,原文第48頁(第二章,第15)。



復臨信徒世界副編輯傑拉德.克凌貝爾試圖每日學習用有意義的方式活出上帝的6+1節奏。